或许,39岁的郑智才是中国足球最大的悲哀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40

  2004年,郑智和国足踩着伊朗前进

  2019年,郑智和国足倒在了伊朗的铁蹄下

  15年太长,长到让皱纹爬上你的面容

  15年太短,还没圆梦就到了分手的时刻

  有他,国足之幸,有他,国足之哀

  时人哀其不幸,为郑智作一传。

  郑智下场时飙泪

  郑智者,盛京人士。年少体健,入蹴鞠,常与长跑将士同场操练,可领先半圈,众皆惊叹。

  然智之才华无人所见,混迹于底层。

  西有英人霍顿,执鞭东土,慧眼识英,竟力排众议,召智于麾下,委之以守城重任。

  彼时,国奥阵中新星璀璨,李铁、李金羽、郝伟者,当红小生,如日中天。

  智不为所动,缊袍敝衣处其间,常加练至球场无人。

  霍公慨叹:余最信者唯二人,一为爱新觉罗-俊哲,二为郑智。

  然霍氏国奥流年不利,兵败太极虎于汉城,霍公去职。

  一众战将作鸟兽散,智重返盛京,无球可踢。

  幸有申城朱广沪,爱智之大才,感时运不济。

  西历零二年,智获准南下投奔广沪,视若己出,勉其可效法兰西之齐祖。

  智豪言:誓成亚洲第一。

  当年,智龙飞凤翔,神佛难挡,崛起香江之畔,以廿二之龄冕华夏最佳,前无古人。

  然斯拉夫米卢不为所动,不允智随国足征战韩日。

  智闻之伤心不已。期年之后,智力助深足加冕神州王座,与蚌埠亨利同入国足阿里大汗帐下,出征亚细亚之战。

  时国足披荆斩棘,杀入终极之战,倭人无耻手足并用,国足惜败于帝都城下。

  然智之神勇,让人虎躯一震。

  有好事者求问米卢,汝当年为何不召?米公一笑:缘之未到。

  时,泰山队召之入鲁勤王,与鲁人鹏、辽人宇同为正印先锋,摧城拔寨,勇猛异常、冠绝三军。

  智声名鹊起,得英人帕杜公赏识,以两百万磅远走岛国。

  智之武功,如蜀汉子龙,进可取汉水破曹,退可单骑救主。攻守之间,无所不能,英人甚喜之,授队长之职。与不列颠首辅大臣布公朗谈笑风生。

  西历一零年,智欲止漂泊。

  闽人灼以三寸不烂之舌说之,智允,领兵入羊城。彼时粤军,遇雄主印,千金散尽,广招英才,天下群豪云集响应。

  银狐里皮,功勋等身,印三顾之,随允许君已驱驰。

  助粤力夺数冠,亚细亚称雄。

  里公以智为股肱之臣。赞:有此将,可称霸!

  智于场下,温润如玉,至场上性如烈火。

  亚冠之战,泰山诸将与西亚哈里发大军大战败北,智唾裁判,啐涎于面,遭禁。

  又一战,因裁人未与之回礼,怒殴之,亦遭禁。

  后披国袍与法兰西热身,法军中有一人名唤西塞,名驰宇宙,领军冲我,危难之际,智挺身而出,一合勇战,塞应声倒地,腿断如节棍,骨如齑粉。

  后塞退役,有旁人问之于智,塞答曰:余无恨,只想与智攀谈几合。

  智之生涯,斩冠十余,两获华夏最佳,加冕亚洲王冠。其功业,前无古人,后者不易越之。

  然其于国足,屡屡败北。

  智当打之年,国足处至暗时刻,奸佞当道,蛀虫滔天。

  杜福之争,幽怨深远,高氏洪波,壮志未酬,卡帅马乔,国耻悲怆,法人佩兰,徒增忧愁。

  智纵有通天彻地之能,亦无起死回生之力。

  海东老仙曾嗟叹:智本巨星,奈何生于本朝。

  往事千年,魏武曰:老骥伏枥,志在千里。

  八零一代,尽数凋零,唯智仍为国之蹴鞠大梦纵横奔跑。

  智不烟不酒,早睡早起,严苛自律,年逾不惑,腹肌抖擞,为当世之将做尽表率。

  然智有心,挥汗如雨,亦无法与高丽孙纳尔多、波斯梅西抗衡,只能望其项背。

  众人观之,无不嗟叹。

  与波斯一战,国足净吞三弹败走,最后时刻,智狂奔数十丈奋力一搏,无果。

  大战之后,智与众兄弟一一握手,行至场边,潸然泪下,无法自拔。

  ( 台员小张 )

猜你喜欢